当前位置: 首页>>要闻>>正文
保山:滇西抗战决胜的桥头堡
2015-08-28 14:36  
[字号: ]

伟大的抗日战争,是近代中华民族解放斗争的里程碑,中国人民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彻底打败了日本侵略者,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滇西地处祖国极边之地,在被称为中国抗战“血路”的滇缅公路通车后,保山遂为国防重镇,战略地位不可忽视。1942年缅甸失守,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保山既是滇西抗战主战场,又是支援前线作战的大后方。保山人毁家纾难,与远征军一起铸就了滇西抗战决胜的桥头堡。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缅怀这一段不平凡的历史,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修筑道路 支援抗战

道路是进行部队调动、伤员转运、后勤保障的重中之重。1938年1月,滇缅公路开挖,保山人负责澜沧江功果桥到畹町段。这段公路因跨越澜沧江、怒江,翻过高黎贡山,难度非常大。各县征调民工最少时15万人,最多时达30万人奋战在工地上。没有筑路机械,就用锄头畚箕这样最原始的工具挖凿撬砸,至工程完工,因工伤事故和疾病死亡的民工近3000人。  

1943年春,为反攻作战,各县又动员3万民工,修建了三条军用道路。一条从滇缅公路707公里处至姚关,用于运送主力过惠通桥进入龙陵地区;一条从707公里处经蒲缥至打板箐,用于运送部队经惠人桥、红木树至高黎贡山、腾冲;第三条从瓦窑至漕涧、泸水、片马,用于接应驻印军和向高黎贡山、南北斋公房及江苴进攻的部队。与此同时还修筑了三条骡马驿道:一条由保山县城经杨柳坝至双虹桥;一条由老营经瓦房、汶上至怒江猛古渡口;一条由姚关至打黑渡口。这几条道路的修建,在滇西大反攻期间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保山机场 空中堡垒

保山机场于1929年12月2日动工兴建,占用卧狮窝、双龙寺、庄家坡、大树屯、小沟园五村田地782.9亩,征役劳工24.36万人次。民工自制重约5吨的石碾子充当压路机,要100多人才能拉动,形成一个长达四五十米的扇形牵引面,场面非常壮观也甚为悲壮。1938年4月1日,民国政府航空委员会决定将保山飞机场设为空军第92飞行场,征用民工23万多人次扩建机场,建起空军军官学校,用以培训航空人才。1940年7月,保山机场再次扩建,征用义务工役39万人次,将机场建成可供两架飞机同时起降的机场。1944年4月,为配合滇西反攻作战,再次征用劳工21万人次,占用农田20.2公倾,改善了跑道,建、补、修停机库9个,每天可起降飞机数十架次,空运量大幅增加。保山机场前后经历了大大小小8次扩建,投入120多万人次,有力的支援了国防建设。从1942年5月至1945年8月三年多时间,共投入1100多架飞机,往来运送各种战略物资80多万吨。在收复龙陵的战役中,第200师从昆明空运保山,五架运输机一天飞行五次,一天运送650人约一个营的兵力,下飞机后立即乘车从惠通桥上过怒江增援龙陵。  

除保山机场外,腾冲县还奉令于1940年先后征用14万民工,在毛家村建成一军用机场,1944年又先后在古永修建两个军用飞机投掷场。  

游击作战 打击敌人

怒江以西沦陷后,当地群众不堪忍受日军的奴役和残害,纷纷组织游击队、自卫队以求自卫,并给予零散或小股窜扰之敌以有力打击。1942年5月,朱家锡向国民政府中央军事委员会昆明行营主任龙云请缨,成立昆明行营龙潞区抗日游击支队。5月中旬在施甸万兴天王庙成立司令部,下辖6个大队,活动于勐棒、木城、平戛、象达、龙河、黑水、蚌渺、龙江、镇安、白泥塘、杨梅田等地区,作战大小上百次,打死打伤日军837名。  

除龙潞游击队外,土司刀京版成立滇西自卫军第1路军,辖昔马寸时金、太平刘金生、芒允许本和、盏西孟守义等抗日游击队;赵宝忠为司令的滇西自卫军第3路军,辖两个大队;潞江土司线光天成立滇西边区自卫军潞江支队,辖两个大队;曹保祥三兄弟为首的傈僳族游击队。这些游击队在敌占区开展游击战,袭扰日军,歼灭敌人。1942年5月18日,腾冲县护路营、自卫队在瓦甸附近的归化寺与追击的日军发生遭遇,毙敌中尉队长牧野以下44人,瓦甸区长孙成孝、纳其中等47人阵亡。5月26日,腾冲县勐连镇镇长杨绍贵获悉日军从龙陵运送弹药至腾冲,即率领壮丁30余名,配合预备2师5团3营在香柏嘴伏击,共歼敌83名,缴获一批武器弹药及部分重要军事文件,镇长杨绍贵及壮丁20余人壮烈牺牲。龙潞游击支队惩办汉奸日伪警保安司令蒋三元,凤岭向导组协助远征军第8军暂编第4大队伏击外出游散的日军,搜剿松山顽抗之残敌,共击毙日军44名,打伤2名,这样的战事不胜枚举。这些游击队在日军占领的各个地区实施伏击、截击和奇袭,配合远征军主力作战,给日军造成了巨大的恐慌。  

兵马未动 粮草先行

1942年初,远征军第5、第6军出征缅甸受英方阻挠而驻保山长达40余天,保山县在3个月内奉令支交军粮4.5万大包,折合450万公斤,以保障军需。同年5月,远征军失利退回,保山县政府共动用积谷141万公斤,以解决溃兵和难民吃饭问题。这是在保山“五四”被炸,警备部队第六旅龙奎垣放火烧城抢劫百姓之后,为了支援抗战,老百姓吃草根、树皮、观音土,也要把口粮省出来给远征军。远征军第71军驻扎保山沿怒江设防,保山县拨军粮641万公斤供应驻军。中国远征军预备2师及第36师在腾冲游击期间,所需军粮靠腾冲抗日县政府饬各乡镇筹办。仅1942年7月,腾冲抗日县政府与远征军预备2师共同组建的粮食统制委员会就采购、派购和调运军粮159.5万公斤,马料10.5万公斤。  

1944年5月大反攻,远征军16万大军云集保山,所需军粮马料,除云南省政府下令从周边地区调运外,保山各县更是筹集军粮的重要基地。昌宁县支前军粮全靠人力、畜力运送。因时值雨季,沿途山高林密,道路泥泞,在漫长的运输线上,妇女用羊皮口袋背粮军粮,胸兜婴儿,含辛茹苦,步履艰难的行走在支援前方的路上。随着反击战场向前推进,补给向前延伸,支前民工北至腾冲瓦甸、江苴、界头一带,南至黄草坝、龙陵、芒市一带,行走达数百公里。即使饿昏,也不会吃一口背着的军粮。1945年,由昌宁县送交由旺、辛街、诸葛营、白沙水等地的军粮即达11.5万公斤。反攻胜利后,大军凯旋,每日需粮四万八千斤,全由昌宁拨粮运补。  

在保山坝区驻扎的预2师与10余个炮兵团、工兵团、通讯兵团以及驮马大队、伤兵医院、补训处等;蒲缥一带驻扎的第20集团军之特务团、工兵团、担架团、卫生大队、伤运站等,所需缺粮都是就地“商借”。  

腾冲县在远征军4万余人反攻腾冲的120多天中,由各乡镇筹集运送军粮415.5万公斤,马料131.5万公斤。为保证军粮供应,腾冲抗日县政府曾组织1万多民工,到怒江东岸的户帕、白石岩等地运回军粮20万公斤,数十名民工病死在往返途中。反攻部队5个师越过高黎贡山进入腾冲境内时,军粮一时接济不上,各乡镇百姓自动供应反攻部队军粮415万公斤,马料105万公斤。龙陵县在支援龙潞游击队抗日和支援远征军反攻松山及龙陵县城的战役中,也筹积了大批军粮供应部队。  

战地服务 胜利保障

1942年1月,中国远征军渐次进入保山,军供任务十分繁重,所属各县均设立了党、政、参(议会)联合办事处;凡驻有军队的乡镇、村落均建立有军民合作站。1943年为反攻作战做准备,第11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即迭请征购骡马1500匹,代编为3个驮马大队,为远征军提供山道运输。并在板桥、卧狮窝、辛街、冷水箐、蒲缥、瓦窑等十四个重要乡镇设立长运分所,马王屯等地储存的弹药逐渐向瓦房街一带运送,所需夫役也由附近各乡镇征调。1944年6月至45年1月间,共运粮9125吨,马料650吨,弹药3347吨,连同食盐、副食及装备、器材等,共约1.4万吨。为保证反攻期间军事通讯畅通,先后征调骡马14300匹次,民工26562人次,担负运输电讯器材,架设远征军长官部至所属各部的军用电话线,确保滇西反攻作战如期顺利展开。  

大反攻开始,地处道路要冲和渡口附近的瓦房、汶上、老营、杨柳、蒲缥、由旺、施甸、姚关、酒房、板桥、诸葛营、下村等乡镇,家家应征出夫,骡马、驮牛全部征用。仅保山县每天出民工达3万余人,骡马、驮牛6000多匹。原远征军二十集团军后勤部少校主任杨洪恩回忆:“前方作战的炮弹、子弹、手榴弹、蔬菜、军粮一起要运上去,运不上去这仗怎么打!骡、马、牛、人全上阵。”预备2师参谋主任在其记述中说:“白发苍颜之老先生以及男女学生,乡镇保甲民众等,均争相驮沙袋,担子弹。”中国远征军二十集团军中尉通讯员张庆斌回忆:“十个乡要出一万多民夫,男的背粮六十斤,女的背粮四十斤,每人一天发一斤米。在路与非路之间攀登、穿越,谷深林密,涧水长流,蚂蝗、蚊虫叮咬,路上也没办法支锅煮饭,就是吃生米,冷死、饿死、病死的人不少。”仅保山县就先后共征集民工216.4万人次,骡马119.36万匹次,驮牛38万头次,有3854名民夫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这在兵荒马乱的战争年代,此统计数字只是大概,时任保山县长孟立人也说“遗漏尚多,实际并不止此”。龙陵县在配合远征军反攻作战中,为部队输送兵员583名,派出民众岗哨7380多个工日,征调民夫1.47万个工日,其中被日军杀害或在途中病死者达174人;征集骡马11.64万匹次。  

回眸往事,我们不能忘记当年舍生忘死为保卫国家英勇战斗和牺牲的远征军士兵,更不能忘记那些为滇西抗日战争在修路中、在支前中、在运粮路上倒毙的包括妇女和婴幼儿在内的至今没碑没墓的平民百姓,是保山民众筑起滇西抗战决胜的桥头堡。  

(注:战时的保山专区辖12县、10行政区) (王琨楼)  

关闭窗口